首页 > 作品选登 > 征文作品> 《师从一生》——华中师范大学作品选登

《师从一生》——华中师范大学作品选登

华中师范大学 王秋铭

又是一个花开的季节,凤凰花开得肆意而又烂漫,寂静的夜晚,它兀自地开着。于晚风中,孤独却又骄傲。而在那不远处的办公楼里,也有一个这样的人,遥望着凤凰花开,他不言,不言辛苦,于无声处,下自成蹊。

似乎都忘了,其实他也曾是青葱校园中的白衣少年,桀骜不羁,但匆匆流逝的光阴却将那个年轻气盛的青年打磨成了一位沉默的筑梦人,不知从何时起,他开始偏爱孤独,独自一人伏于案前潜心钻研,即使夜色已晚,你也能看见他低头奋笔的身影,伴着那一朵朵在皎洁月华下默默开放的凤凰花,晚风轻拂,他可能早已忘记了那段葱郁张扬的年华,心中唯有教育,心中挂念的也唯有在教室里积极求学的孩子们。

没有人理解他的沉默,更没有人能理解他的坚持。晨光熹微之时,他便来到了教室,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准备学案、认真授课、批改作业,一心为学生传道授业解惑,他不是最优秀的教师,但却是最勤恳认真的那一位,从清晨直到深夜,他专注于他的工作,一遍遍地想自己教学中遇到的问题,翻看自己的教案,思索如何改进教学方法,帮助学生再进一步。只要你从他办公室经过,总是能看到窗前的那抹身影,安静而坚定,仿佛一幅画,让人不忍轻扰。我想风总是不解情意,呼啦啦一声打破了这一静谧,原来是案桌上批改了一半的试卷被风吹落了,他怔了一下,便弯身捡起,叹息一声,又陷入了无尽的沉默。

也许无人懂他,那些孩子并不是他的至亲,甚至只是匆匆三年的过客,为何却值得此番耗尽心血,值得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难耐寂寞中兢兢业业?他却说:“假如有一天有幸遇到所爱的,便会明白。”这份热爱足矣让你付出一切,教育于他,便是挚爱,他很幸运,能从事自己心仪的事业,于是他试着成为一名筑梦人,他开始潜心于学海中,他开始把心放得无限宽大来容纳他的每一个学生,外表看似冷酷又严苛的他,内心有着博大的、无私的对学生的爱。他任劳任怨,把自已毕生所学浇灌在每一个学子身上,无论是书本上知识,还是生活中的优良品质,他都点点滴滴传授给与自己而言亲如子的学生,不知疲倦且乐在其中。有时,他也承受着学生的不理解,但却依旧坚持,从不放弃,仍然心系学生,倾心教育……也许你会问值得吗?时光会一寸一寸把凡人的身躯烘成枯草色,但他望向远方,眼眸中的那份因对教育的热爱而闪烁的光芒将永远如繁星点缀夜空,平凡却恒久。

窗外的凤凰花依旧开得娇艳,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凤凰花无言,它只知道他总是踏着夜色回家,伴着晨曦来校。它只知道他几乎把教室当作自己的家,有孩子们在的地方,就会有他的身影。似父母又严于父母,把每个学生的学习情况及品格个性如数家珍的掌握着,从而因材施教。对学生倾尽爱心与耐心,哪怕只是孩子们的微小进步,于他而言都是莫大的幸福。

他当年还是白衬衫神采奕奕的阳光少年,自从入了校园,一浪的青春涌来,一浪的青春散去,三年又三年,岁月毫不留情地染白了他的双鬓,平添苍老。也是一个静谧的午后,孩子们都走了,他疲倦地伏在案前,慢慢地睡着了,手里还握批改试卷的红笔……凤凰树是那样热爱与风共舞,与阳光同歌,可此时它却掩了声息,天地日月,恒静无言。阳光穿过叶片,穿过空气中的氤氲,婆娑地照在他的脸颊上,岁月安好。凤凰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恍惚地明白了什么,一如自己热爱阳光,才会在骄阳下惊艳,而他爱教育,也热爱着他的学生,所以才会披星戴月,孜孜不倦……这个午后,凤凰树就这样被轻易的打动,因为他……

岁月如同流水般淌过,忘了又是多少年过去了。窗前的那颗凤凰树依旧挺直,凤凰花如约绽放,年年岁岁,岁岁年年。而他也早已成为一名骨干教师,身后已是桃李成林,可窗前却少了一抹他的身影。是的,他老了,离开了三尺讲台,离开了他的莘莘学子。可凤凰树依旧能在校园看见他,那样虔诚,炽热地摩挲着红榜上的名字。是啊,如今他教过的学生,散布于祖国的大江南北,在各自的岗位上发光发热。但我们也许忘了。教育于他,不只是那三尺讲台,而是还有讲台之外所有需要他的地方,是他一生所要服务的沃土。如今,他仍在为那些还在为生活奔波,徘徊在人生路口的学生操心,为他们指路;他总是热情地欢迎新教师来向他学习。他的家门口,学生、教师来了一批又一批,他总是不辞辛苦地将自己的所学、所经传授给他们。尽管他声音已不再宏亮,尽管他的步履已不再矫健,尽管他的腰板已不再挺直,尽管他已离开了那个深爱的岗位,他还是愿意,愿意饱含深情地以另一种形式育人。他深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在教育这片汪洋大海中微不足道,所以他想要去感染一批又一批的青年教师,想要在教育这片天地掀起一方波澜,想要为他爱的教育输送一批又一批的筑梦人。阳光下,凤凰树干上那滴树脂晶莹剔透,人人都讶于它的美丽,唯有凤凰树知道,那是感动的泪珠。

春去秋来,变的是年轮,是岁月,不变的是那年年照旧的凤凰花期,是那个男人对教育永远的深情。系子一身心,为伊终不悔。